編者按: 截至9月初,上市公司半年報披露完畢。在此期間,IPO開閘後登陸資本市場的70家次新股的表現,引人關註。
  有統計數據顯示,近七成的次新股中報報喜,但整體業績不算搶眼,凈利潤增幅有限。另有三成的次新股,凈利潤同比下滑。
  更有5家次新股出現了虧損。它們分別是,安控科技、牧原股份、長白山、綠盟科技和東方通。
  其中,虧損8046萬元的牧原股份,數額最大;安控科技的凈利潤同比降幅則高達508.03%。
  一位投資者在網上發帖發問,很多企業上市前把自己描述得很好,但為什麼上市後就變了?
  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分析說,次新股業績變臉,無外乎三種情況,“一是企業結算周期的原因,二是受公司所處行業不景氣影響”,“第三則有可能是公司上市前粉飾了業績”。
  事實上,次新股變臉不是“新鮮事”。幾乎每一年,都會有質疑“次新股為何迅速變臉”的聲音發出。
  2013年初,因對業績下滑信息披露不夠,2012年上市的兩家公司還遭到過證監會的“監管談話”。
  而時至今日,經歷過一輪“史上最嚴的IPO財務核查”後,部分次新股的“變臉”仍不可避免。有報道說,如今的“變臉”,使得當初的財務核查,略顯“尷尬”。
  次新股北京東方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,僅用半年時間,就做完了一些公司上市後幾年內才能完成的“動作”。
  東方通於今年2月登陸創業板。據半年報,這家IT公司上半年虧損311.4萬元。東方通解釋稱,上半年虧損有季節性因素。但在上市前4年,少有上半年虧損的現象發生。而上市7個月間,多位董監高去職,總經理在上市成功後“主動讓賢”。此外,募集資金變更至用於收購。
  就是這樣一隻次新股,它的股價衝到了77元。而根據半年報,部分基金已經減倉。
  業績下滑122%
  東方通於8月中旬發佈了其今年上半年的財報。這家上市僅7個月的公司,在首次考試中,交出了一份“業績虧損”的答卷。
  半年報顯示,2014年上半年,東方通實現營業收入6648.4萬元,同比去年上半年下滑8.93%;實現凈利潤311.4萬元,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凈利潤為-810.7萬元,相比去年同期,這兩項財務指標,分別下降122.24%和173.97%。
  對於今年上半年巨虧的原因,東方通的解釋,指向了其主要產品的積極性波動因素。資料顯示,東方通主營中間件軟件的研發、生產和銷售。
  而在國內市場上,東方通的中間件市場占有率,僅次於IBM和ORICAL,列第三位。
  今年半年報中,東方通稱,公司收入主要在第四季度實現,因此一般每年第一季度虧損,第二、三季度也可能會出現季節性虧損。
  東方通的“季節性因素”導致虧損的說法,似乎缺乏說服力。招股說明書顯示,2013年上半年,東方通的凈利潤為1096.03萬元;此前的2010年-2012年,上半年凈利潤分別為-957.18萬元、789.24萬元、812.05萬元。
  綜上觀之,上市之前的4年間,季節性因素導致虧損的現象,不算常見。
  此外,東方通還稱,致使其上半年業績虧損的原因還包括人力、房租成本上漲帶來的管理費用增加,加強市場推廣造成的銷售費用增加等。
  半年報顯示,報告期內,東方通銷售費用達到3392.7萬元,同比大漲31.55%。
  12日,東方通董秘徐少璞解釋稱,今年上半年,公司舉辦了一些活動用於推廣公司的形象,由此造成了銷售費用的增加;同時,房租等成本也在上漲。
  “在收入沒有上漲的情況下,成本的增加,造成了上半年業績的虧損。”徐少璞稱,公司完成全年預期業績不存在問題。
  人事變動引“爭權”傳聞
  業績突現變臉的同時,東方通在上市半年間頻繁出現人事變動。
  今年3月27日,東方通發佈公告稱,監事會主席劉鳳春,申請辭去監事會主席職務。同日,獨立董事郭峰,也辭去了公司董事、董事會審計委員會委員等職務。簡歷顯示,郭峰系中央財經大學法學院教授。與此同時,董事劉崢也申請去職。
  兩個月後的5月28日,董事兼總經理孫亞明,向董事會申請辭去總經理職務。簡歷顯示,孫亞明在1997年參與創辦了東方通。7月18日,副總經理陳旭也申請辭職。陳旭已在東方通工作15年。
  東方通在公告中解釋,孫亞明意在“前往著名商學院進修學習”,而陳旭離開則是因個人原因。
  董監高頻繁變動,似乎是東方通的傳統。根據報道,2011年至2012年間,先後有薛向東、莊行方和黃濤等三位董事提出辭職。
  薛向東為東方通第二大股東東華軟件的董事長。《機構投資》報道稱,薛向東曾想控股東方通,遭到了東方通董事長張齊春的拒絕。報道稱,在薛向東辭去董事職務的背後,“暗藏著權力爭奪”。
  高層頻繁變動,引發了投資者的擔憂和猜測。今年8月,近50家機構集體調研了東方通。機構所提的問題中,即包括“公司上市後高管變動十分頻繁,坊間傳聞公司內部不和”。
  東方通逐一解釋道,郭峰離職,是因為要到最高人民法院任職;劉崢去職則是因為涌金集團屬於財務投資者,“公司上市後,他們的董事退出,屬於一貫的風格”;孫亞明則系“主動讓賢”。
  12日,徐少璞稱,“關於公司董事會權力爭奪的報道,純屬謠言。”
  此外,董事長張齊春的情況,也為外界關心。資料顯示,張齊春出生於1939年,現年已是75歲。此前,張齊春曾多番表態“要退休”,但至今仍未能實現。
  “我並不是刻意不讓後來者接班。”2008年時,張齊春表示,“很難找到合適的人執掌公司;公司沒有成熟就交出去,很難放心。”
  8月26日,有投資者在互動易平臺上詢問,張齊春是否有退休打算。東方通回覆稱,張齊春“身體很健康,暫無退休計劃,目前主要精力在把握公司發展方向上”。
  “二次創業”,基金撤離
  今年8月15日,張齊春接受媒體採訪時說,公司的上市代表著進入一個新的階段,“意味著一個新的歷程和新的階段的開始,那就是二次創業”。
  張齊春稱,二次創業中,首先需要把產品經營做得更好,第二則是“通過併購,走資本經營這條路”。
  在此之前的6月22日,東方通發佈停牌公告稱,公司正在籌劃重大事項。彼時,距東方通上市僅過去5個月。
  7月28日,東方通發佈公告稱,擬以3000萬元收購北京同德一心100%的股權。資料顯示,同德一心主要從事服務器虛擬化軟件及雲管理平臺系列軟件研發。
  8月14日,東方通公佈了重組草案。根據草案,東方通擬以4.2億元的價格,購買惠捷朗100%的股權。後者是一家提供無線網絡測試等業務的軟件公司。
  在收購同德一心的過程中,東方通變更了其部分募集資金的用途。根據公告,東方通共為其“營銷服務平臺擴建項目”募集資金3190萬元,扣除已投入金額後的餘額為2291萬元。
  8個月後,東方通稱,相關資金投入“營銷服務平臺擴建項目”,“無法在短期內產生經濟效益”,所以決定將2291萬元的募集資金餘額用於支付收購同德一心的部分對價。
  對此,徐少璞解釋道,公司募投項目的可研報告完成於2011年,後來遇到了IPO停閘;隨著公司上市,“市場也在不斷發生變化”。
  “把募投資金用於收購同德一心,是把錢花在刀刃上,保護股東利益。”徐少璞稱。
  上半年在業績虧損、高層動蕩的情況下,東方通的股價仍然衝到了77元的高位。這個價格接近其22元發行價的3.5倍。
  8月15日,4家機構同時發佈了研報,均對東方通給出增持、買入等評級。其中,民生證券的評級為“強烈推薦”。
  民生證券認為,東方通訂單情況良好,全年有望實現穩健的內生增長,未來也有望通過外延式擴張加速成長步伐。
  多家機構搖旗吶喊的同時,前十大流通股股東中,多家基金卻減持了持倉數量。
  今年一季度,前十大流通股股東均為基金,共持股419萬股;而3個月後,前十大流通股股東中,基金數量為8家,持股總量為243.5萬股,降幅超過4成。
  □新京報記者 尹聰 北京報道  (原標題:東方通上市半年虧損300萬)
創作者介紹

cv08cvcib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